• 分享到
老人与堡
2017-06-12 12:15
作者:白林 曲澜娟 岳文婷
来源: 特写中国
“老人们等不起。”刘元最大的心愿就是文化部门能尽早抢修这座古堡。
阳原县开阳堡村的古建筑 
 
距离北京200多公里的河北省阳原县,有一座被誉为“关内楼兰”的千年古堡——开阳堡。
 
    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刘元,三年前返乡开始在这里默默守护,成为这座千年古堡的记录者和讲述者。
 
    6月10日是中国首个自然和文化遗产日。记者来到这座古堡,跟随老人的脚步去触摸聆听这段尘封的历史和传说。 
 
    开阳堡是河北省文物保护单位、中国传统村落、中国历史文化名村。这些“头衔”的取得皆因它的独特和历史。
 
    据史料记载,开阳堡的建立可追溯到战国时期,史称赵国代郡之安阳邑,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因安阳邑开了阳原县村庄的先河,故名开阳堡。
 
    在这个堡里,代表性建筑就是庙。约110亩的地域内,最初修建了17座庙。 
 
    但生态的破坏和沙漠化把曾经辉煌的开阳堡变成了关内的“楼兰古城”。 
 
    站在开阳堡的城墙上放眼望去,满眼古朴原始乡土气息。斑驳的城墙和古建筑已经破败,曾经精美的壁画模糊不清。 
 
    这里曾是繁华的。
 
游客在开阳堡村参观
 
    威严的关衙,琳琅的商铺,温馨的客栈,饴人的饭馆,寺庙如林,常年车水马龙,川流不息。这些场景较为久远。在很多老人的印象里,即便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开阳堡依旧兴旺。
 
    当时的生活场景,刘元依旧历历在目。“过去这里水源充沛,好几条河流都汇入桑干河。
 
家家户户都种蔬菜,不仅自给自足,还有一点收入。”他指着一个水磨说:“我们利用水磨磨面,都是上一家推磨,下一家帮忙,同时聊着家长里短和国家大事。”
 
    面对曾经的繁华,今昔更显凋敝沧桑。
 
    随着环境的变化,水浇地都逐渐变成了旱地,种菜成为“奢侈”,只能“靠天吃饭”。 
    城镇化的推进,跟中国其他农村一样,大量村民离开了古堡。
 
    在开阳堡内穿行,记者几乎看不到壮劳力,只能看到几个坐在屋檐下聊天的老人。与他们交谈得知,他们都是留守老人,年龄在60岁到80岁之间。
 
    刘元虽然年纪大了,但是与这些留守老人不同。
 
    他当过村干部、乡镇企业负责人,又去北京做过买卖,算是村里见过世面的人。在七十岁那年,他选择回到了土生土长的开阳堡。
 
    这是一份归属感在召唤。
 
保存完好的城墙
 
    2014年,刘元回到村里发现游客很多,他们充满好奇,但基本只是拍照,了解不到这里的历史。看着眼前的庙宇,想起过去的历史传说、英雄事迹,刘元决定要回到这里,记录传承开阳堡的历史。
 
    回来以后,刘元租下了村里一处破败的院子,修缮后,为来这儿摄影、写生的游客提供了一个休息的地方。
 
    他闲下来就去找村里的老人聊天。“聊完就记下来,传下去,不然好多东西就失传了。”
 
    三年来,不论寒暑,刘元时常在堡内走一圈,东瞅瞅,西看看,总有新的发现,或好或坏。 
 
    跟随老人的脚步,记者停留在一处建筑前。“原来这里是卖东西的,你看,旁边有拴马桩。大量的街面房,现在都看不到了。”他指向远处说,“老人们传说那边有个过街戏楼,但很早以前就被拆了,现在只留有一点痕迹。”
 
    干旱之地,最喜雨水。但是,刘元现在最怕的就是下雨。
 
    “下一次,塌一次。”老人的眼神里,充满了哀伤。他很清楚,这是大自然条件所致,怪不得谁。
 
    无法与自然抗争,老人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每次雨后,刘元就展开“例行检查”。“一些有文物价值的,我就捡起来收留起来,像戏台上面的古砖、古瓦。但是,坍塌的,我就只能拍拍照。”他说。
 
    采访过程中,恰巧一个北京的旅游团来到这里。刘元立刻挥去愁容,展露新颜。他上前招呼,随即被游客包围。 
 
    “整个开阳堡坐落在一块高高凸起的土崖上,从空中俯瞰像一只乌龟……”
 
开阳堡村是一个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。 
 
    刘元向游客介绍这里的传说。他讲得津津有味,历史与神话的穿插融合,让这座古堡散发着神秘与灵性。为此,他常常被游客误以为是专业导游。
 
    游客散去后,刘元对记者说:“你看现在这个破破烂烂的样子,游客都觉得很惋惜的。” 
 
    历经岁月洗礼,古堡虽不失古朴厚重,但高峻的夯土城墙被剥蚀得如同天然的土山,古朴的民房成了一座座危房。
 
    据阳原县文化部门介绍,目前,开阳堡的保护修缮已得到河北省文物局批准立项,正在编制保护修缮方案。
 
    “老人们等不起。”刘元最大的心愿就是文化部门能尽早抢修这座古堡。 
 
     “古堡是晚修缮一天,就被大自然多蚕食一天。而且,我们这些老人不在了的话,这些历史传说故事也就失传了。”刘元说:“我有生之年,要把古堡的历史文化传说传承下去。”
 
    刘元准备在他租用的院子里设立一个古堡的民俗文化馆,目前正在装修布展。
 
    日出日落,云卷云舒,时代风云变幻。
 
    不变的是,人们对先人留下宝贵遗产的敬畏和热爱。
 
(照片由新华社记者杨世尧摄)
 
 
 
编辑:杨健翔

评论(
  验证码

影像的历史和文化
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,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
独立影评人,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,著有影评集《未被驯服的梦境》,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
著名科学作家,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
老男人,写不来就凑图,摄不来就码字,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
热文
打印预览

老人与堡

文章来源: 特写中国 https://www.chinafeatures.com.cn